足球|告别梅西:资本之刃与诺坎普国王传奇的终结

自从国际足坛,进入到金元足球世代以来,已经好久都没有再听说过,关于俱乐部终其一生城市英雄的传奇故事了。

罗马,这一座意大利的首都和最伟大的城市,有着两千多年的悠久历史,是世界最为耀眼的历史名城之一。同城同名的罗马俱乐部,是在1927年由阿尔达、福蒂多等球会的基础之上合并而成的,历史上曾三次夺得意甲冠军,是意甲最著名的足球俱乐部之一。与同城死敌拉齐奥的竞逐,也是意甲最为激烈的同城德比战。

狼王托蒂,从1993年正式加入罗马一线年担任球队队长,一直随着俱乐部南征北战,期间主要司职前锋、前腰的位置,最后在2019年7月17日,终于正式功勋退役,完美告别了他长达30年的罗马足球生涯。

西甲豪门皇家马德里,一直是被球迷们怒骂为足坛上最冷酷无情的俱乐部之一,当然这里也有着世界上最冷酷无情的球迷。

尤其,是在弗洛伦蒂诺2000年当选俱乐部主席,大举巨资并购菲戈、齐达内、罗纳尔多、贝克汉姆、欧文等足球巨星,正式启动“银河战舰”的巨星政策之后。

曾几何时,我们都以为,伯纳乌王子劳尔,这一位从耶罗的手里,接过队长袖标的皇马历史上最年轻的队长,终有一天可以在马德里功勋退役。副队长金狼古蒂,在弗洛伦蒂洛的群星闪耀之下,也不得不选择转身,体面离开。我们也曾经相信,被称为“圣卡西”的皇马门神卡西利亚斯,会在马德里一城终老,但事实上却只迎来了一场无人送别的发布会。

已经远走尤文的超级巨星克里斯蒂亚诺·罗纳尔多,还有即将与梅西搭档的原皇马队副水爷拉莫斯,就不要再提。

前者的职业生涯起始于伊比利亚半岛的葡萄牙,随后在2003年被英超足球教父弗格森老爵爷带过英吉利海峡,来到了曼彻斯特这一座阴雨连绵的城市,自球风凶悍的英超联赛,正式登陆欧洲足坛的巅峰竞技场。

在帮助球队横扫各项赛事锦标,夺得无数个人奖项之后,C罗在2009年重磅转会“银河战舰”皇家马德里,在伯纳乌的九年时光里,同样与球队一同获得不计其数的荣誉。但临到合同续约期,他还是没能与球队达成一致,最终选择了离开光芒万丈的星剧场,来到斑马军团所在的都灵城。

水爷拉莫斯,虽然不是出身于皇马青训营,但却早已与皇马的功勋融为一体,很难想象他脱下白色战袍效力他方的样子。“进球如麻”四个字,是对作为后场第一带刀锋卫的拉莫斯,最为贴切的评价。当皇马重返欧洲足坛巅峰征途中,在每一个披荆斩棘的关键时刻,都有他挺身而出的身影。

更不用说,他是在改制之后“唯一两次在欧冠决赛进球的后卫”了。最为精彩的,是在2013-2014赛季,与同城死敌马德里竞技相遇的欧冠决赛,就是拉莫斯用一击补时绝平的头球,硬生生地帮助球队顶进了加时赛。最终,皇马打破了欧冠卫冕的魔咒,实现了5年4冠的壮举,重回历史巅峰。

然而,随着年龄的增长和伤病的交困,拉莫斯还是没能等来与皇马的续约,于2021年6月17日,举行告别仪式,正式宣布离队;同年7月8日,自由转会巴黎圣日耳曼。

或许,追随重金政策打造而来的足球巨星,终有一天也会因之而去。那么,作为皇马的西甲德比老对手的巴塞罗那,情况可能会不那么一样吧。

作为西班牙甲级联赛的另外一支传统豪门的巴塞罗那,从上古时代的五冠王朝、克鲁伊夫时代,再到后面的三期梦之队的巅峰时代,在西班牙和国际的比赛场上,都取得过大放异彩的辉煌成绩。

尤其是当巴萨2008年送走了小罗、德科,瓜迪奥拉带着出身于拉玛西亚青训营的那群人来到一线队的时候。这一支围绕着以梅西为核心,组以哈维、伊涅斯塔、布斯克茨、佩德罗、皮克等青训小将为主力的球队,正式吹响了巴塞罗那复兴的进攻号角。

在瓜迪奥拉的带领下,球队先后夺得了三冠王、超级杯、世俱杯,甚至在2009年荣获史无前例的“六冠王”称号。自此,标志着梦三王朝的诞生。梅西,作为诺坎普新的国王,也正式登基了。

强调对青训营小将的提拔,重视Tiki-Taka的传控战术,是巴萨梦三王朝崛起最大的特点。

这一次伟大的成就,主要得益于同样出身巴萨青年队,并经历过各个年龄阶段队伍,且曾是克鲁伊夫“梦之队”队长的新任主帅瓜迪奥拉。可以说,如果没有他对青训营的大胆提拔,也就不会有这一代横扫欧洲足坛的传奇了。

拉玛西亚青训营的成功,不单是一次传控与功利足球的美丽对话,更是一场温情与金元足球的有力对决。

若干年前,当还在阿根廷的童年梅西,已经在纽维尔斯老男孩、河床的表现中,初露锋芒了。但因其发育荷尔蒙的缺乏,会影响身高的诊断出来后,两个队纷纷对需要支付巨额医疗费,面露难色,望而却步了。

2000年9月,陷入绝望的父亲带着他来到巴塞罗那,参加拉玛西亚青训营的试训。同样优异的表现,征服了技术总监雷克萨奇。当俱乐部还在犹豫不决时,雷克萨奇就率先草签了著名的“餐巾纸合同”,提前锁定了这一位天才球员在巴塞罗那的未来。

在这一刻的雷克萨奇,像极了对尚未有业绩数据支撑表现的初创企业,提前摇出橄榄枝的天使投资人,是他给天才的种子浇下了第一滴水。大胆提拔者瓜迪奥拉,则像极了对天才少年给予足够信任,扶上马、送一程的大风投家。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诺坎普国王”梅西的成功,是对传统足球情怀的一种守望,不同于金元足球短期逐利、高溢价收并购的一种守望。而今,这一种情怀,却被资本之刃给野蛮地刺破了。

8月6日,巴萨官方宣布,梅西离队;8月10日,巴黎官方宣布,梅西加盟球队;8月11日,梅西与巴黎签约至2023年,身穿30号球衣。

表面上看,梅西无法续约的原因,是由于新冠疫情的爆发,使得俱乐部的财务状况深陷泥潭,不得不削减人工成本,以满足财政公平法案的要求。

但本质上,是因为1995年博斯曼法案出台后,球员合同到期额外转会费的取消,大量的资本涌入欧洲足坛;在金元足球政策助推下,转会费和球员工资水涨船高,导致俱乐部长期高成本运转,不得不吞下持续经营难以为继的恶果。

如果说弗洛伦蒂诺2000年“银河战舰”的巨星政策,正式开启了欧洲金元足球战备竞赛的序幕,那么俄罗斯石油大亨阿布拉莫维奇2003年强势入主英超球队切尔西,通过一系列的暴力引援,招募时任葡超少帅狂人穆里尼奥,彻底打破英超赛场,曼联、阿森纳双雄争霸的传统格局,则是彻底点爆了浓重的火药味,将金元战争推向第一轮的高潮。

脱胎换骨的切尔西,在联赛中完胜利物浦,打败曼联,在03-04赛季里拿下了英超联赛亚军,在欧冠赛场上淘汰阿森纳跻身四强,04-06赛季连续拿下了英超冠军,直至08年在欧冠决赛中憾负曼联,止步于莫斯科冷雨夜。

搅局者的一掷千金,彻底扰乱了整个欧洲足坛的转会市场。在遭遇了这一场猝不及防的奇袭后,所有球队也不得不与之疯狂共舞。一直到2008年,英超联赛才迎来另一个壕无人性入主曼城的阿布扎比财团,还从阿布的手里抢走了猎物,当年夏季转会市场的标王罗比尼奥,也预示着英超新一轮的金元风暴正式刮起。

曼城在中东新主进驻的第一个赛季,成绩固然不是很理想,即使后来进入欧冠后一直是软脚虾,但是不妨碍他们在第二年,便完成了联赛对切尔西的双杀,在11-12赛季实施了对同城曼联的大屠杀,最终依靠阿奎罗的绝杀,惊险拿下联赛冠军。

2010年,卡塔尔王室成员阿卜杜拉·阿尔萨尼收购西甲球队马拉加;2011年,俄罗斯金属业巨头苏莱曼·克里莫夫买下来俄超球队安郅。前者,在12-13赛季杀入欧冠八强的短暂荣光之后,这一支西甲金元黑马的发展轨迹,就如昙花一现般的急转直下,最终在17-18赛季积分垫底降级了。后者,则在16年被卖给另一个俄罗斯商人,还爆出财政危机,最后在18-19赛季积分倒数第二降级了。

法甲的金元财阀,是2011年6月卡塔尔财团入主后的巴黎圣日耳曼,和2012年俄罗斯亿万富翁雷博罗夫列夫注资后的摩纳哥。

相比前者的大肆挥霍,摩纳哥就低调得多了,在引进小老虎法尔考、波尔图双星J罗和穆蒂尼奥之后,重心却转向打造青训培养、球探和销售网络,致力于实现球员养成与销售盈利的快周转策略。

而大巴黎,就横得多了,新主卡塔尔体育投资基金入主后,就开始大肆招兵买马,历届赛季招募的球星不胜枚举,如帕斯托雷、西索科、伊布、拉维奇、席尔瓦、贝克汉姆、卡瓦尼、迪玛利亚、内马尔、姆巴佩等。

2021年夏天,大巴黎更是免签了巴萨队长梅西、皇马副队长拉莫斯、欧洲杯MVP(意大利门将)唐纳鲁马等。

作为商业化运作的一项现代运动赛事,欧洲足球联赛的产生和发展,也不会背离一些基本的商业原则,那就是自主经营,自负盈亏,竞争发展。

经营一家欧洲足球俱乐部,其所有权形式,主要分为会员制、非公众公司和公众公司三种。会员制俱乐部主要分布在西班牙、德国(非完全会员制)。在这种所有权形式之下,战绩卓越的俱乐部拥有广泛且雄厚的经济支持,以皇家马德里、巴塞罗那等为典型代表。非公众公司的主要形式,是公司制俱乐部,也是最范围最广的所有权形式,主要依赖于私人老板的股权投资,如阿布的切尔西、阿布扎比财团的曼城、卡塔尔基金的大巴黎等。公众公司,指的是在交易所公开挂牌股份的上市公司,如美国上市的曼联(摘牌后又上市)、在米兰上市的尤文图斯、在法兰克福上市的多特蒙德等。

不同所有权形式下的俱乐部,收入的结构差别不太大,主要为门票、电视转播权、赞助及广告、球员交易、奖金等。其中,影响变动较大的是,转播权的分配。

在不同的转播权分配制度下,球队的发展动力不同,形成的竞争格局也不同。如,英超的商业化程度更早,海外转播权收入规模大,分配也相对更合理一些;在新的西甲转播分配制度下,虽然收益翻番的还是两家豪门,但已经比早年更大的剪刀差好多了;德甲方面,拜仁一家独大;意甲式微,关注度低,整体发展也一般。

金元政策的不断推动,会导致不公平竞争关系的进一步恶化。对转会费和球员工资的无限度推高,不仅会让联赛的中下游球队举步维艰,也可能会让豪门球会反受高杠杆财务状况的拖累。过分依赖于外部资金的金元球会,一旦金主的资产或业务经营遭受动荡,球队的发展也会风雨飘摇,如,马拉加、安郅,就是最典型的失败案例。

还好早在2009年9月,欧足联就预见性地为了限制俱乐部极度追求成绩,展开无节制的支出,提出了财政公平法案(UEFA Financial Fair Play Regulations,简称FFP)。

财政公平法案的核心要求,主要是收支平衡、无逾期应付款。前者的具体要求,是控制球会的亏损额不得超过一定的范围。其中,在实施的前三年,每年亏损额最高不得超过4500万欧元;到了后三年,则调减至每年3000万欧元。后者,则要求不得有拖欠记录。如有违反者,会受到欧足联的处罚,包括罚款、减少参赛名额,甚至取消参赛资格。

如C罗转会尤文,重新激活球迷们对意甲的关注度,随着梅西的加盟大巴黎,法甲的知名度更会被引爆。

过去的几十年里,顶级财阀挥舞资本之刃,就像这样加速着巨星的流转,使得金元球会跻身新晋豪门。但自财政公平法案2013年正式施行以来,俱乐部的非理性收购行为,还是在一定程度上得到了限制,转会费和工资的泡沫化程度,也有所缓解。财政公平法案,就像是夹在金元利刃的枷锁。受到豁免政策的引导,俱乐部开始增加对基础设施的投资支出,提高对青年梯队的培训开销,相信比赛质量和竞技水平,未来必定会取得长足的进步。

自从国际足坛,进入到金元足球世代以来,已经好久都没有再听说过,关于俱乐部终其一生城市英雄的传奇故事了。 罗马,…

自从国际足坛,进入到金元足球世代以来,已经好久都没有再听说过,关于俱乐部终其一生城市英雄的传奇故事了。 罗马,…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