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鲁郑:拜登首次出访欧洲才是赢家

拜登首次出国访问就选择欧洲,不仅体现了大西洋主义传统,更是向全球展示他的外交战略:拉欧抗中。

从G7发表的公报看,拜登某种程度达到了他的目的。这份公报不仅多处点名中国,还历史上第一次提到了台湾。这可算是拜登的一个外交收获,而且紧凑的行程安排,也向外界成功地发出一个信号:尽管年龄已近八旬,但他的体力和智力还是胜任总统之职的。

美国总统拜登、英国首相约翰逊、欧洲理事会主席查尔斯米歇尔、日本首相菅义伟和意大利首相马里奥德拉吉于 2021 年 6 月 11 日在英国康沃尔举行的 G7 峰会期间合影(图源:路透社)

第一,这次出访大大提升了欧洲在中美欧三角的地位。本来失去英国后的欧洲是这三角中最弱的:内部的持续分裂,乏力的经济,落后的互联网产业,崛起的民粹主义,最严重的新冠疫情。但在中美战略博弈的情况下,欧盟成了各方拉拢的对象,欧盟可谓左右逢源。其优势地位都要高于冷战时的中国。毕竟当时只是美国一方拉拢中国,苏联对中国仍是对立。

第二,处于优势战略地位的欧盟,成功地让美国做出了实质让步:双方围绕波音和空客打了十七年的关税战划上句号、美国威胁要对葡萄酒征收的25%关税也搁置了。当然,美国对欧洲的钢铝加征的分别为25%和10%的关税仍然没有取消。这除了攸关拜登的支持者外,美国也不能一次性把牌都打出来。

不仅如此,和特朗普时期相比,两大议题美国完全放过:一是过去美国一直不满的欧盟军费支出过低,完全被忽略。至少未来几年内,欧盟在安全问题上将继续搭美国的便车。

二是欧盟和美国巨大的贸易顺差。2020年,欧盟对美国的顺差高达1505亿欧元,相当于1800亿美元。特朗普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才和欧盟打贸易战,也才认为“欧盟和中国一样坏,甚至更坏”。

此前,美国一直强烈反对的连通德国和俄罗斯的输汽管道项目,如今忍着不快取消了对德国一方企业的制裁。美国之所以这样做,也是为了在这次欧洲之行中能够聚焦更重要的对华议题。

尽管欧盟获益颇丰,但代价几乎为零:除了动动口支持美国之外,无需任何实际付出。

第三,身价提升之后的欧盟,在面对中国时有了更多的筹码。中国为了平衡美国的力量,也不得不给欧盟更多让利。此前的中欧投资协定,明明是对欧盟的巨大利好,但欧盟仍然用冻结议会审批作为要胁中国的手段。欧盟之所以得了便宜还能卖乖,就是因为中美战略博弈的大背景。

不过,中国也不是这一轮交手的输家。因为欧盟动口不动手的信号也是非常清楚:它要双方渔利。对这样的欧盟中国并不担心,也不生气,因为中国担心的是欧盟“无私”地站在美国一边。

G7峰会还没有结束,欧盟最重要的两个国家法国、德国就公开其对中国的立场。

法国总统马克龙强调“北约是个军事组织,而我们与中国的关系,并不仅是军事关系。北约,就像它这个名字展现出来的一样,涉及北大西洋,而中国跟北大西洋的牵扯很少”。“我们与中国的关系,比军事关系远远要广泛,涉及经济、战略、价值观、技术”。“我认为,需要拥抱我们与中国的关系,以更广泛的方式拥抱与中国的关系”。

马克龙还澄清说,“我们在印太战略方面的方针是不与任何人结盟。在这个问题上,我为法国、也希望为欧洲倡导的方针是,不要成为中国的附庸,也不要与美国保持一致。”对于北约,他的观点是“北约需要制定关于俄罗斯的战略,而中国不应该是联盟的优先事项”。

德国总理默克尔称:“中国在很多问题上是竞争者,但中国也在很多问题上是合作者。我们昨天在G7峰会上就这样说过了。我认为这很重要,类似于我们对俄罗斯的姿态,那就是永远给出一个政治磋商的途径,来寻找解决问题的办法。”

就是紧紧追随美国、由于香港和中国对抗的英国首相约翰逊也表示:“当谈到中国时,我认为今天在座的任何人都不想与中国陷入新的冷战。”

就是一向对中国不友善的欧洲媒体,也主张不能站在美国一边。比如德国《明镜周刊》发表题为“德国处于拜登陷阱中”的文章,预告拜登要把欧洲拉入抗衡中国的联盟。但德国应该加以抵抗,因为紧跟拜登不符合德国的利益。与中国相比,美国的经济发展出现了不少缺陷,而欧洲和德国则发展良好。德国企业在中国市场还有更大的前景。

那么欧盟作为美国的传统盟友,面对美国放下身架主动拉拢,何以仍然要维持独立性和相当的中立性?

美国是为了捍卫自己的全球霸权和美元世界货币地位,因此和中国有着全面的地缘政治冲突,必须遏制中国的发展。经历过两次世界大战已经不再追求霸权的欧盟和中国距离遥远,双方在地缘政治上没有对立。

中国的发展对欧盟并不是无法接受的威胁。在这个基础上,欧盟的战略是要利用中美博弈、无暇他顾的时候集中力量解决自己的问题。比如遇到巨大挑战的一体化、经济长期低迷等。从自身的利益出发,欧盟自然希望中美博弈的历史时间越长越好。因此,它当然不会无条件地站在美国一边,而是根据自己的利益需要进行选择。

欧盟长期以来都是中国第一大贸易伙伴,疫情期间降到第二,略微少于东盟。因此欧盟为了美国的战略利益而放弃中国是根本不可能的。这个代价欧盟既承受不起,美国也无法给予相当的补偿。这既是美国今天的国力使然,也是美国的经济结构决定的。

欧盟对于中国依赖有多大,可从德国卫生部长施潘近期的一席话得知一二。他本月初在柏林参加“德国家族企业日”的相关活动上表示:”如果说我们在这场新冠疫情中所真正痛苦经历的一件事是什么?……那就是我们对中国的依赖性太大。对于一些至关重要的产品,我们太过依赖中国的制造商。说穿了,我们太依赖于进口中国产的药物原材料。”

“与此同时,我们还极其依赖于中国这个销售市场。这几乎是一个更令人感到心痛的讨论。如果中国人不买车了,那么沃尔夫斯堡的流水线就要停工了。”问题在于,即使欧盟付出巨大牺牲,美国还无法给予补偿。因为在医疗资源上,美国同样依赖中国。美国大部分药物生产已经转移到海外,其最后一家生产青霉素关键成分的工厂已在2004年宣布关闭。据美国外交关系委员会的研究成果,近年来,中国制药公司向美国供应了90%以上的抗生素、维生素C、布洛芬和氢化可的松,还有70%的乙酰氨基酚和40%到45%的肝素。

黑斯廷斯中心的高级顾问、《中国处方:揭露美国对中国药品依赖的风险》一书的作者罗斯玛丽·吉布森表示:“假如中国停止出口药品生产的核心成分,几个月之内,美国的药店货架就会空空如也,医疗系统就会停止运作。”甚至当美国从欧洲或印度进口成品药时,它们通常也含有中国制造的成分。冠状病毒危机尖锐凸显了美国在关键药物及其成分方面对中国不可接受的依赖。

所以欧盟为了美国的利益、在中国不构成危害的情况下、在没有补偿的条件下而做出如此巨大牺牲是根本不可能的。不仅民意不会答应,就是欧盟要应对民粹主义的崛起还是要依靠发展经济。民粹主义现在已经成为欧洲最严重的内部挑战。

第三,拜登和特朗普外交政策迥然不同,但本质上并没有多少区别。都是美国利益优先。

只不过,特朗普认为欧洲占了美国的便宜,所以要和欧洲切割,对传统盟友这张牌毫不在乎。拜登则相反,认为要遏制中国必须有欧洲盟友的支持。他拉拢欧洲仍然是美国国家利益需要,而不是为了欧洲。

相反,美国在和欧洲利益冲突时,下手也从不手软。奥巴马时期就发生过监听欧洲领导人的丑闻,拜登上台之后,美国通过丹麦窃听欧洲领导人的机密再次曝光。双方虽然是长期盟友,但仍然没有互信。

当然欧洲的立场还和一个重要因素有关:欧洲最担心的是三年多之后特朗普卷土重来。假如欧洲现在跟美国太紧,到时损失会极为严重。拜登当然知道欧洲盟友的顾虑,所以他在欧洲也强调民粹主义不会再回来了。这听起来就像2016年大选前,都说民粹主义不可能获胜一样。

事实上,特朗普不仅在党内,在普通民众中依旧拥有巨大的支持。在拜登连任可能性很小的情况下,缺乏重量级的候选人。副总统哈里森既是非洲裔又是女性,在保守的美国是无法挑战特朗普的。

6月14日,美国前总统特朗普度过了他的75周岁生日。当天,他对外界发表了一份声明,狠批了近期正在接连召开峰会的G7、北约等美国主导的多边组织,认为美国为这些组织花费了太多钱。(图源:picture alliance)

如果做一个总结,这次拜登欧洲之行,美国赢了面子,欧洲面子里子都有斩获,中国的收获则是拜登并没有真正地把欧洲拉过去,反而是欧洲利用美国满足了自己的利益。下面就看中国如何对欧洲出牌了。

最后多说一句的是,这次拜登借欧洲之行,还和俄罗斯实现了元首会晤。我们知道拜登上台前后唯一不变的是把俄罗斯当作敌人,把中国定性为竞争对手。但令人意外的是,他首先和俄罗斯举行了元首会晤而不是中国。于是西方媒体就开始炒作美国在拉俄罗斯对抗中国。只是美国连盟友欧洲都拉不过去,怎么可能把俄罗斯拉走呢?

确实,从逻辑上讲,美国要有效应对中国的发展,需要拉住俄罗斯。从俄罗斯一边讲,它当然也不希望有一个强大的邻国。但现实却是中俄联手应对美国的挑战。

这奇特的国际现象背后的原因在于冷战后美国同时对中俄打压,威胁到这两国的利益。这促使中俄两国走在一起。特别是后来由于北约东扩,导致俄罗斯和西方的矛盾在乌克兰问题上激化,俄罗斯通过西方常用的公投方式收回克里米亚。

所以,今天的美国如果想要拉住俄罗斯,必须做到两点:一是承认克里米亚的既成事实,二是北约西撤。至于经济利益还倒是其次。但这对西方来说绝无可能。承认克里米亚,就等于否认今天西方主导的国际秩序。北约西撤,就要抛弃盟友,丧失信誉。

其实就算西方做到了,对于俄罗斯来讲,假如中国倒了,它就成为西方的唯一目标。美国可以抛弃其他盟友,当然也会抛弃俄罗斯。看看冷战结束后,西方是如何对待中国这个昔日盟友的。到那时,孤独的俄罗斯如何应对西方的打压呢?

既然美西方做不到,而且即使做到了,俄罗斯也不会相信,那么拜登和普京的峰会就和中国无关了。其目的不过是各自要告诉对方哪些是红线,哪些领域可以合作,降低一下对立罢了。

拜登首次出国访问就选择欧洲,不仅体现了大西洋主义传统,更是向全球展示他的外交战略:拉欧抗中。 从G7发表的公报…

拜登首次出国访问就选择欧洲,不仅体现了大西洋主义传统,更是向全球展示他的外交战略:拉欧抗中。 从G7发表的公报…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